导航菜单

港证监会前主席:数字经济时代 需要怎样的教育与就业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亚马逊上个月以10亿美元收购线上药店Pillpack的消息一出,几家大型零售连锁药店的股价立即缩水140亿美元,成为电子商务胜过实体商业零售商的又一力证。

  曾经叱咤风云的通用电气被道琼斯指数移除出局,可见传统的制造和流通企业风头日下,技术公司的股价却如驾青云。

  在向物联网时代(数字化、零售为王)新经济模式转变的过程中,旧经济面临大规模创造性颠覆。

  各行各业,包括政府和社会服务,都在被颠覆。无论是个人、企业还是国家,如果不进行数字化转型,就会时刻面临边缘化的危险。

  一般认为数字化对消费者是好消息——创造消费者剩余,但对就业来说是坏消息——比如带来就业不足或失业。现在,人工智能已经能够从瞳孔的照片辨别性别,而眼科专家却无法辨别,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我就知道没有哪个工作是安全的。各领域对就业的不安也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民粹主义抬头、对移民、外国人和全球化的反感情绪。

  就业领域在发生大规模变化——甚至政府内部的工作也会受到影响,因为数字化可以大幅度减少膨胀的官僚机构——政府要拿出正确的政策并不容易。

  事实上,新数字时代需要重新审视所有工作,而最大的变化不是人和事,而是心态。

  应对数字革命的关键是如何转变业务,重新调整商品和服务的生产。阿里巴巴的马云和亚马逊的贝索斯都做得很好,因为他们理解变化并主动创造变化。

  工业3.0(目前的业务模式)归根结底是线性的,注重稳定。当福特创造汽车生产流水线时,他实际上是让工人进行线性的流水作业,这比从无到有进行制作的手工艺人更有效率。

  线性流水线迅速演变成供应链,比如丰田汽车有一整套承包商和零部件供应商的链条来保证汽车生产。苹果公司自己并不生产手机,只负责设计和营销,而让富士康来研究如何把苹果设计师的理念实体化。

  工业4.0先驱者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创造了自己的数字生态系统,通过数字渠道建立制造、流通和零售体系,并以自己拥有和运营的云计算为支撑。简言之,他们超越了线性生产,进入动态、多重任务、多线操作。

  而雇主们普遍抱怨说,当前的教育体系无法提供能直接上手工作的毕业生。

  这是因为教育体系仍然奉行线性流水线的思路,从小学到大学,经过15年-20年的正式教育,到毕业的时候他们学的课程都早已过时。目前的大学还以为毕业生会在一家公司待一辈子,拿着固定工资。可是,越来越多的公司采用更加灵活的生产模式,将工作外包,缩减全职员工人数,在这种背景下,大学教育已经过时。在互联网时代,固定成本都变成可变成本。固定工作在迅速消失。人们不会在同一家公司待太久。

  套用阿克顿勋爵的话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工作,只有永远的利益。

  学校和大学也面临MOOC(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等的挑战。这些平台提供世界顶级高校和教授的课程,并且往往免费。如果能更便宜更迅速地获得知识和顶级大学的牌子,谁还需要去二流三流大学听教授讲过时的内容呢?

  因此出现很多面向市场的职业人士设计短期专门课程帮助公司提升员工技能。雇主也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减少雇佣需求,因为顶尖公司雇用更少的员工,但这些员工更聪明,能更加迅速地在实践中提升技能。

  解决员工技能和升级需求的答案就是实习。教育系统应当加以调整,成为技能不断升级的生态系统,和各类型的雇主——政府、企业或民间机构。税收和教育开支政策应当将大学视为为雇主提供廉价劳动力的人才库,而雇主则向实习生提供实际工作技能,作为交换,实习生有机会被雇主看重并留下来。换言之,大学教育应当将一半的时间用于实习。税收和教育补助体系也应当让大学、雇主和学生能够互相依赖,从而产生适应工业4.0需求的更好的员工。

  从某种程度上,这已经在发生,比如硅谷很多实习生都中途退学,加入初创企业,他们更青睐工作中的挑战,而不是从书本上学习理论。教师们也能从实习经验中获得收益,就像高技能工人也能通过换岗、通过教学而从中获益一样。

  在数字时代,知识本身不是问题,如何获得并应用正确的知识才是关键。

  如果不做决断,就会被边缘化。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