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省市通信部门和运营商一起上门 海曙检察院舌战"通信团"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上周五,本网报道了海曙区人民检察院因对营销骚扰电话监管不力,向宁波市通信管理局送达检察建议书的新闻。
  昨天,记者获悉,浙江省通信管理局、宁波市通信管理局于7月30日下午,带着三大通讯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来到海曙区检察院递交复函,随后各方开展了座谈。然而,历时两个多小时的座谈会似乎并未有太大成效。

  业内态度

  通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

  前往海曙检察院参加座谈

  近段时间,整治骚扰电话一事,是持续的热点。

  7月30日,工信部、最高人民法院等十三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决定自2018年7月起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一年半的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这也意味着,营销电话扰民的现象,已从上至下,成了全民焦点。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海曙区检察院,先了解了7月30日下午的座谈会情况。

  据了解,当天浙江省通信管理局的一位代表、宁波市通信管理局局长陈乔宇及一位处长、中国移动的市场部经理、中国联通副总经理、中国电信一位没有透露职务的代表等一行人前来,三家运营商分别介绍了在通讯业务规范管理方面的做法。

  其中中国移动主要讲述了企业搭建骚扰预警及拦截系统的成效;中国联通则着重说起今年5月份120急救热线被打爆后,他们的一些整改情况(因骚扰电话的运营商即为联通宁波分公司);而中国电信,侧重介绍落实实名制的内容。

  然而,在这些内容之后,公众最为关心的三大运营商和通信管理部门能否从源头上对骚扰电话进行控制,下一步又会有怎样的举措等问题,并未得到明确解答。

  三大运营商大倒苦水

  复函中具体措施只字未提

  三大运营商代表会上对处置骚扰电话的态度很难说积极,且提出以下几点难处——

  1.法律上没有定义什么叫骚扰电话,而且处置的法律依据也没有。

  2.这些打推销电话的用户也是签了合同的,如果单方面关停,用户是可以投诉的。

  3.如果关停一个被投诉为骚扰电话的号码,或许会被投诉到工信部,企业也会跟着受罚。

  吐苦水的不只有运营商,省、市两级的通信管理局相关人员也有相同的担忧,他们提出,打多少次电话算异常?这在法律上是空缺的。

  不过,考虑到目前的舆论声势及检察建议书,宁波市通信管理局方面最终还是表态:“难是很难,但是做还是要做。做和不做,效果是不一样的。我们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去做。交流感觉收获很大,下一步回去后我们要进一步做好专项治理工作。”

  宁波市通信管理局递交的复函中,已表态下一步会加强对于骚扰电话的源头治理,规范商家的业务推销行为,但至于具体如何操作和实行,并未有只言片语的介绍。

  检方回应

  面对几方的“苦水”

  检察长当场提出相应建议

  相比通信管理部门和运营商方面的“为难”,海曙区检察院检察长李钟在会上提出的几个建议,则非常明确。“作为运营商,是不是可以反向追踪?后台可以查询到,哪些号码主叫次数特别多,却没有被叫记录,哪些号码在结算时费用特别高,随后挨个去查这些号码,这不是很简单吗?”

  “我建议,各大运营商可以在客服热线中,专门设置对于骚扰电话的投诉专线,进行反向追查,对于那些被投诉很多的号码,加入黑名单,中断这些号码的接入服务,此外,运营商也要加强外呼业务、中继线业务的管理。”

  通过前期做的一系列调查,李钟坦言自己也快成了行家。目前看来,2字头和18带头的号码,是宁波市民接到的骚扰电话的主要来源,今年四五月份频繁骚扰120热线的电话就是2字头的,而这一号码段归属中国联通。在沟通会上,中国联通方曾提出,单方面切断服务会被用户投诉,对此,李钟向记者表示:“明明是打推销电话的人先行骚扰了市民,影响了市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怎么就不能切断服务?”这一点他也在会上质疑过。相比之下,移动公司在发现5字头的号码段存在较多扰民现象后,已主动中断了外呼服务,开始自律,这一点也得到了肯定。

  海曙区检察院表态

  将督促根治宁波骚扰电话

  虽然通信管理局暂时并无具体措施,但李钟认为,相比之前,现在的形势呈向好发展。

  李钟告诉记者,其实早在去年12月,海曙区检察院已经跟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专家一起探讨,认为检察机关可以作为一个公益诉讼人的立场,为广大市民解决这一难题。

  早在6月29日,浙江省各级人民检察院统一揭牌成立了公益损害与诉讼违法举报中心,这也是全国首批聚焦公益保护和诉讼活动监督的举报中心。正如此次报道的推销电话扰民的行为,就是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检察机关便可以展开调查并发出检察建议。

  “此前100%的海曙区人大代表都认为推销电话已成公害,你们媒体也一再监督、报道,但都没太大效果,所以这次我们加入了,作为法律监督部门,我们很乐于推进这项工作。”李钟说,当天的会上,他也要求宁波市通信管理局彻底根治骚扰电话问题,同时他认为,宁波也可以出台一些地方性法规。

  “光靠人大代表的呼吁和媒体的推动是不够的,现在十三个部门都联合下发通知了,大家更应该齐心整治,我们会一如既往地监督,不谈马上杜绝,至少先在宁波这个文明城市,大幅度减少。”李钟最后说。

  过招

  运营商

  法律上没有定义什么叫骚扰电话,而且处置的法律依据也没有。

  检察院

  “作为运营商,是不是可以反向追踪?后台可以查询到,哪些号码主叫次数特别多,却没有被叫记录,哪些号码在结算时费用特别高,随后挨个去查这些号码,这不是很简单吗?”

  运营商

  打推销电话的用户也是签了合同的,单方面关停,用户是可以投诉的。

  检察院

  “明明是打推销电话的人先行骚扰了市民,影响了市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怎么就不能切断服务?”

  运营商

  如果关停一个被投诉为骚扰电话的号码,或许会被投诉到工信部,企业也会跟着受罚。

  检察院

  “移动公司在发现5字头的号码段存在较多扰民现象后,已主动中断了外呼服务,开始自律。”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